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Narita Rikon

Japanese Title

Photo Albums & Story (Chinese Big 5)

Chapter 1 story

  「一朗」與「夕子」在聖誕節偶遇(圖1),「夕子」即時送上一張唱片給「一朗」作見面禮(圖2), 但原來「夕子」是「一朗」公司的接待員。他們一見鍾情,感情一日千里,並決定結婚。
  於結婚當天,「一朗」發燒,並於婚禮中當場昏倒了(圖3)
  他們於羅馬渡蜜月。「一朗」的病好了之後,「夕子」卻又病倒了,另外,於「夕子」病了期間,星野幫 她洗了衣服呢(圖4)!由於英文不好,「一朗」每次出外吃東西,均叫與「夕子」相同的食物(圖5)。一 天,「夕子」給一名意大利人欺負,「一朗」並不能保護她(圖6)。因為這種種原因,當他們回到日本成田 機場,便決定離婚了。
  由於不想父母擔心,因此他們並沒有將離婚一事給父母知道,「夕子」也只好留在新屋內與「一朗」分房 同居。
  「一朗」婚後第一天上班,同事們便要求去探訪,本來打算向他們宣佈離婚,但一直也沒有機會。另外, 公司來了一位新同事,「北村」,但原來他是「夕子」的舊男友(「一朗」並不知道)(圖7)
  同事們走後,「夕子」便取出離婚証書,要求「一朗」簽下,因為她最怕這種不清不楚的關係(圖8)
  但原來還有一名同事,「結城」,還沒有走,就這樣,便給「結城」知道他們離婚之事了(圖9)


Chapter 2 story

  「一朗」和「夕子」突然接到父親「雄三」的電話,要求回家吃飯,於是他們便決定於當天告訴父母離婚 一事。
  翌日,「一朗」遲到,「結城」便幫他以腰痛為藉口請假,其後,當「結城」和「一朗」傾談離婚一事和 送上一本離婚手冊時,剛巧給「村田」聽到(圖1)。另一方面,當「夕子」將離婚一事告訴給友人「佐藤」 時,剛巧又給另一同事「元木」聽到(圖2)
  「夕子」想將屋子賣掉,以免再與「一朗」的關係弄得不清不楚,於是便找了之前幫他們找屋的地產經紀 「小山田」再次幫忙。
  當「一朗」在看那本離婚手冊時,突然「北村」出現,由於他也是剛離婚,於是「一朗」便將自己離婚一 事告訴他,期望他能幫到自己(圖3),但這麼巧,給另一同事「伊藤」完全聽到了(圖4)。另外,「一朗 」留下那本離婚手冊,當他回去取時,又給另外兩位女同事看見了(圖5)
  「一朗」邀請了「北村」和「結城」回來一起相談離婚之事(圖6),「北村」和「結城」均非常落力, 因為他們都分別喜歡「夕子」和「一朗」二人。
  星期六,「一朗」一早便拉肚子,由於他這天需和「雄三」說出離婚之事。當「雄三」知道他們離婚後, 便和「夕子」吵架(圖7),「一朗」更因此事,而對「夕子」有所了解,並希望與「夕子」重頭再開始,於 是並沒有將離婚書交出。
  「一朗」找「北村」相談此事,剛巧又給部長聽見了(圖8)
  原本以為得「北村」和「結城」知道離婚一事的「一朗」,怎料原來已給水產部所有同事知道了(圖9)


Chapter 3 story

  一對即將結婚的男女來看屋(圖1),經過「小山田」的一番努力,終於也將屋子賣掉,令「夕子」放下 心頭大石。
  一間舞廳新開業,各同事一心希望「一朗」開心,於是便帶他往那奡M歡(圖2),各人均以為只有自己 才知道「一朗」離婚,但原來所有人也知道了。
  同時,「夕子」在收拾衣物時,突然看見一對杯,那是在羅馬時買下的(圖3),令她想起和「一朗」一 起的情形。「北村」來探訪「夕子」,希望趁「一朗」不在,與「夕子」重修舊好,但「一朗」突然回來,破 壞了「北村」的奸計,更被「一朗」問他來幹什麼,令他不知怎辦,幸好「結城」突然來訪「一朗」,「北村 」便趁機逃脫。
  分手在即,「夕子」向「一朗」提出一起吃最後的晚餐,以留下一個美好回憶。
  翌日,「夕子」一早便預備晚餐(圖4),而「一朗」下班後,便買洋酒(圖5)。「一朗」回家時,「 夕子」穿著一條圍裙開門給「一朗」(圖6),而且更準備了豐富的意大利餐,而「一朗」便帶來了一瓶酒, 原來那是他們在羅馬時曾經喝過的,令「夕子」非常感動。本來,「一朗」希望趁機和「夕子」和好如初,但 「夕子」卻喝醉了。
  第二天,當「一朗」回家後,希望和「夕子」說清楚,但卻給「夕子」發現他往舞廳一事(圖7),和他 吵起來,而且「夕子」更發現他不但未將離婚書交出,而且還弄縐了,令她大怒,「夕子」希望將離婚書弄直 ,但卻不慎撕破了(圖8)


Chapter 4 story

  「一朗」和「夕子」一同去交離婚書,但原來在証人這欄未填上(圖1),於是並未被接受。「一朗」再 次向「夕子」提出和好,但她卻不理會,只顧買墨魚丸吃(圖2)
  最後,他們找「北村」和「結城」當証人(圖3),填好後,「夕子」突然嘔吐,令她擔心是否懷孕了。
  「夕子」將此事告知「佐藤」,但卻又給「元木」聽見了(圖4)。「夕子」去看醫生,結果真的是懷孕 了。
  「一朗」同事「伊藤」的妻子懷孕,徵狀與「夕子」相似,而且「元木」更將「夕子」懷孕之事告知「一 朗」,他即時不知怎算才好。
  「一朗」找「北村」相談,「一朗」說會對「夕子」負責任,「北村」非常感動,並無意中透露出「夕子 」與他的舊情(圖5),而且他是一個非常喜歡唱片的人,所以「一朗」亦明白為何「夕子」會在聖誕節初遇 時送他一張唱片。
  「一朗」為了「北村」和「夕子」的舊情而想了一整夜,而且第二天亦沒有上班,但終於也想通了。
  「一朗」買了一對BB鞋子回家(圖6),希望和「夕子」和好如初,但原來懷孕的事只是弄錯了,而且 「夕子」因為沒有懷孕的事而非常開心,令「一朗」大怒,最後「一朗」自己去交離婚書,「夕子」想去追「 一朗」,但已太遲了。


Chapter 5 story

  「小山田」來找「一朗」和「夕子」,告知他們先前的屋子買賣取消了,因此他們被迫同居離婚了。「一 朗」突接到電話,他的媽媽和妹妹要來探訪,令他非常愕然。
  「夕子」約「佐藤」出來聊天,「佐藤」初以為「元木」又偷聽,大怒,但原來只是一場誤會,而令「元 木」被打(圖1)
  「一朗」因為離婚之事而心神恍惚,出外工幹時而忘了帶一張五億日元的運輸証卷,致電「結城」帶來, 但「結城」在途中遺失了証卷,兩人不知所措。同時間,「夕子」一人獨自應付「一朗」的媽媽和妹妹,且並 未將離婚之事告知二人,甚感為難。亦因為媽媽妹妹來了,所以「夕子」只有和「一朗」一起睡了(圖2)
  翌日,「夕子」的父母也來了探訪她,因此「一朗」和「夕子」希望趁雙方家長也在,宣佈離婚之事,但 可惜並沒有機會。
  突然「結城」致電「一朗」,說要辭職,於是「一朗」便去安慰她,「結城」更透露自己已暗戀「一朗」 多時,「一朗」呆住了。剛巧「元木」和「佐藤」看見了,以為他倆拍拖了(圖3)
  「一朗」的母親和「夕子」單獨在一起,談及「一朗」小時的事,而且她待「夕子」非常好,令「夕子」 大為感動,並立心要和「一朗」和好如初。「一朗」回來,將遺失証卷之事告知「夕子」,並打算辭職。
  第二天,「一朗」的母親和妹妹走了,「夕子」囑咐「一朗」下班時才交辭呈,而自己就去找証卷。
  「夕子」遍尋証卷不獲,而「一朗」也將辭呈交出之後急忙離去。之後,「村田」帶著那張証卷回來,原 來那張証卷和「村田」的徵婚申請書換轉了(圖4),而「結城」帶証卷出去當天,剛巧撞倒「元木」,亦將 「村田」的徵婚申請書跌了(圖5),而給「元木」拾起,因此証卷和徵婚申請書也沒有不見,令各人大喜。
  「結城」去「一朗」家通知他,兩人開心不已,「結城」擁著「一朗」喜極而泣,剛巧給「夕子」看見( 圖6)


Chapter 6 story

  「夕子」看見「一朗」和「結城」擁著一起而大怒,更約「北村」出來喝酒(圖1),「北村」希望趁此 重修舊好(圖2),但可惜「夕子」只當「北村」是哥哥。
  「夕子」深夜未歸,令「一朗」大為擔心(圖3),致電「夕子」的手提電話,怎料是「北村」接聽,令 「一朗」大怒。
  「夕子」發現經濟出現問題,於是四處找工作,希望找一份出版社編輯,可惜處處碰釘子。另一方面,「 一朗」無心工作,差點令公司損失198億日元,還被部長責罵,令他十分頹喪,並開始想自己的夢想。
  「一朗」回到家後,又因小事和「夕子」吵架,而且更透露出自己知道她和「北村」之事,令「夕子」非 常傷心(圖4)。突然,「小山田」為了幫「夕子」找工之事來訪,剛巧「元平」、「佐藤」、部長和「北村 」亦來訪,而且「結城」也有來,令「夕子」十分生氣,而直奔出去,「一朗」想去追,卻被「結城」阻止了 。其實「結城」來找「一朗」是想交一份出外國學英文的申請書給他,希望「一朗」能重新振作。
  「北村」和「夕子」再到酒吧喝酒,剛巧被一所名為「講榮出版社」的社長(圖5)看中,招聘為旗下員 工。
  翌日,「北村」向「一朗」說出「夕子」只當自己是哥哥,令「一朗」非常開心。
  「夕子」去「講榮出版社」上班,第一份工作是負責收取「平尾龍之介」(圖6)的稿件。而另一方面, 「一朗」為了在商界有較大發展,於是決定去外國學英文。


Chapter 7 story

  「一朗」決意去外國學英文,但可惜他的外語程度只到第八級,而所有去外國的參加者,都必須有第五級 程度,所以「一朗」需要在十天後考獲第五級,否則便不能去外國進修了。
  「平尾」用一架名貴的汽車送「夕子」回家(圖1),還送她一部傳真機,以便聯絡。「夕子」大讚「平 尾」,令「一朗」和「北村」大為妒忌。
  為了見「平尾」,「一朗」和「北村」暗中分別去「平尾」的簽名會,但都被「夕子」撞見(圖2),「 夕子」介紹他們給「平尾」認識,但卻故意隱瞞離婚之事。
  「一朗」努力準備外語考試,但在考試前一天,忽然病倒(圖3),令「夕子」有點擔心。
  「結城」因擔心「一朗」而來訪,知道「一朗」病了之後,便細心地照顧他。「一朗」出了一身汗而換衫 (圖4),剛巧被「夕子」看見,因此誤會了他 和「結城」。
  「一朗」去考試時,忘了帶準考証,被「夕子」發現,由於她約了「平尾」去海灘,而且她認為「一朗」 會回來取,於是並未即時取去給「一朗」,但後來心感不安,於是要求「平尾」送她回去取準考証給「一朗」 ,「夕子」剛好趕得及,所以「一朗」終於可以去考試(圖5)
  「雄三」本以為「一朗」和「夕子」和好如初,但突然「小山田」來訪,透露房子已賣出,「雄三」始知 他們已離婚,而大怒(圖6)


Chapter 8 story

  由於離婚之事,令「雄三」大怒,並聲言要和「夕子」脫離父女關係,令「夕子」十分不開心。
  「一朗」外語考試合格了,開心之餘,「一朗」便要決定去那裡留學,由於他並沒有考慮過,於是部長便 推薦他去哈巴羅夫斯克,他無奈地應允,但他始終擔心那媟|很冷(圖1)
  「夕子」告訴「平尾」她離婚和她和父親脫離關係之事,「平尾」安慰「夕子」,並邀請她去希臘,完成 一本小說,令「夕子」感到愕然。
  「小山田」去「一朗」公司(圖2),和他談賣屋之事,但「一朗」一口拒絕,因為他擔心「夕子」和父 親脫離關係後,沒有地方住。
  「夕子」無意中得知「一朗」去學外語之事,原是「結城」提議,和「結城」暗戀「一朗」之事,令她十 分生氣(圖3)。之後,和「北村」到酒吧喝酒,遇到「講榮出版社」的社長,這時「北村」才知「夕子」要 去希臘之事。
  「夕子」媽媽來找「夕子」,告訴她「雄三」近來十分失落,她無意中透露出自己已離婚,令她的媽媽十 分擔心,回家後,便立即致電「一朗」的媽媽,希望她來一起商討有沒挽回的方法。
  「村田」和他女朋友,「元木」和「佐藤」原來都正打算結婚,並欲購買「一朗」的屋子(圖4),但都 被「一朗」拒絕了,後來被「夕子」知道,便非常生氣,並和「一朗」吵架,剛巧雙方家長聽到(圖5),令 他們非常失望。


Chapter 9 story

  雙方家長在無奈之下,只有同意兩人離婚,「夕子」也隨父母離去,和「一朗」結束同居關係。
  「村田」和「元木」本打算放棄購買「一朗」的屋子,但由於「夕子」已可回家住,所以「村田」和「元 木」便再度為購買屋子的事而爭鬥一番(圖1),結果「村田」勝了。本來交樓日期是「一朗」出發去哈巴羅 夫斯克那天,但由於「村田」的女朋友希望可於十三日(星期六)遷入,所以「一朗」那天之後,便只好到「 北村」家暫住。
  「一朗」面試當天(圖2),被問及離婚之事,他說出從離婚中學懂追求夢想,否則只會平淡地過一生, 令各考官刮目相看,而且各水產部的同事因擔心「一朗」而在門外偷看,結果被發現,全部跌下(圖3)
  「夕子」回「一朗」家收拾東西,突收到「平尾」的傳真,請她不需再去希臘,她一時不知所措。
  「結城」知道「一朗」可以去俄羅斯之後,便申請護照,希望和「一朗」一起去,但被「一朗」拒絕了, 令她十分傷心。
  「一朗」回家後,見「夕子」在,而且「夕子」更提議一起喝酒(圖4),「一朗」一心希望「夕子」旅 途愉快,卻令「夕子」有點不開心,但「夕子」並未將不能去希臘之事告訴「一朗」。隨後,兩人一起留在屋 堙A直至天亮(圖5)
  「一朗」臨走前,突收到部長的電話,他並不能去俄羅斯留學,令他十分生氣(圖6),但他也未將此事 告訴「夕子」。
  雖然不捨(圖7),但「一朗」和「夕子」終於都分開了(圖8)


Chapter 10 story (The Last Chapter)

  「元木」將「一朗」不能去哈巴羅斯夫克的事告知「夕子」,另外,「北村」則將「夕子」不能去希臘的 事告知「一朗」。
  「結城」無意中偷聽「一朗」講電話(圖1),以為「一朗」要辭職回鄉,並將此事告知其他同事,各人 均認為「一朗」已經意志消沈。「北村」則將「一朗」回鄉之事告知「夕子」,但「夕子」表現並不在意。
  「一朗」約了「夕子」於聖誕節見面,但一班同事為了令「一朗」能重新振作,而為他舉行一個聖誕聯歡 會(圖2),而部長更帶來了一個好消息,去羅馬學外語,令他非常感動。最後他雖然也有去到約會「夕子」 的地方,但「夕子」已走了。
  「一朗」和「夕子」同時回到他們初相識的地方(圖3),「一朗」將那張唱片交回給「夕子」,因為他 認為這張唱片原本不屬於他,但「夕子」卻大怒,而且走了。
  經「北村」勸喻之後,「夕子」跑到成田機場,希望和「一朗」重修舊好(圖4)。最後他們於成田機場 決定再婚(圖5),但可惜卻又吵架了...


Click here to Narita Rikon Main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