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Bokuga bokude arutameni

Broadcasting Infromation
Date : 3 January 1997 (Friday)
Channel : FujiTV
Cast
Cast 1 Cast 2 Cast 3
Cast 4 Cast 5 Cast 6
Cast 4 Cast 5 Cast 6
Cast 10

Song
Main Theme : Bokuga bokude arutameni

Link
BOKU GA BOKU DE ARU TAMIN NI !!! - Many Photos here!


Stuff

VHSChinese Book
VHSChinese book

Photo Gallery & Story (Chinese Big 5)

1990年冬靜岡

  馬拉松大賽舉行,沼津南高中最後五個代表依次序為「木下」,「悟」,「力」,「悅郎」,「成瀨」。 沼津南本是最尾的,但「力」一口氣追至第二;「成瀨」因途中將鞋子脫掉,赤腳跑步,最後更追至第一而獲 勝(圖1),眾人開心不已。

1996年冬東京

  六年後,「成瀨」當了大公司的馬拉松選手,並在公司任職而賺錢生活。「力」負責尋找女孩拍成人電影 。在父親協助下,「木下」在大學裡就讀醫科。「悅郎」在朋友介紹的信用合作社裡工作。「悟」在二流大學 裡就讀。

  「成瀨」拿著蛋糕乘公車,車突停,「成瀨」將蛋糕倒在「夏美」手中的毛衣上(圖2),他向「夏美」 道歉,並應允將毛衣洗好。回家後,他被妹妹「彌子」提醒,他忘記問「夏美」的電話號碼。

  「力」在街上工作(圖3),突然「悅郎」致電,提醒他一定要到同學聚會,因為「悅郎」想宣佈結婚, 他勉強應允,突然有警察出現,帶他回警局(圖4),而「悅郎」則被上司責罵,所以只好掛斷了電話。

  「木下」跟同學打賭土氣的「絹代」會否收下一個有十萬日元的錢包,於是「木下」扮拾起銀包,問「絹 代」是否她的(圖5),結果,她收下,「木下」失望。

  「悅郎」約一班舊同學在CALEN相聚,「悟」最早來,原來他還約了女朋友「園子」,這時「木下」 和「成瀨」也來到了...

  同時,「悅郎」和「宏子」在另一餐廳(圖6),「宏子」說不能違背父母,決定和別人相親,不和他結 婚,他呆住。

  當「悅郎」也來到聚會後,「悟」便拜託他們圓謊,「悟」對「園子」騙說自己是大公司的24歲職員。

  「園子」來到,大家介紹自己(圖7),她負責修復藝術品,看來非常成熟,而「悟」在俱樂部認識她的 。她突然有事要先走,「悟」失望;之後,各人也走了(圖8),只有「悅郎」還依依不捨。

  另一邊,「力」在警局內(圖9),被盤問是否誘騙女孩拍成人片,最後更因太遲,而沒有去到聚會。

  一天,「成瀨」練跑,「島野」突然倒下,送到醫院後,知道他傷了腿,不能參加下次比賽,「成瀨」前 去安慰,但反被趕走。

  走出醫院後,「成瀨」突然看見「夏美」,但「夏美」上了剛開出的公車,他跑上前,最後「夏美」下了 車(圖10);之後,兩人去酒吧聊天(圖11)

  「力」和「悅郎」在喝酒(圖12),「力」恭喜他結婚,他不語。臨別一刻,「力」問起「成瀨」,他 問「力」為何一直未見過「成瀨」,「力」說因自己討厭渾身汗臭的人。

  「夏美」回家後,對「力」提起關於她和「成瀨」的事(原來她正是「力」的同居女友)(圖13),但 「力」顯得不耐煩,「夏美」無奈。

  當「絹代」知道「木下」利用她打賭後,非常生氣,並叫「木下」去取回輸了的錢。「木下」到大學事務 組取回錢包,「絹代」雖收下錢包,但並未用錢,還四處去找失主,「木下」還知道她常常去做義工。於是, 他去療養中心,見到「絹代」,當時她正幫父母雙亡的男孩,高弘,做治療(圖14),「木下」對她改觀。

  「悟」致電告訴「成瀨」舉行搥年糕大會,並要求他通知「力」,他無奈答應。「力」手提突響,他正洗 澡,「夏美」想接,但鈴聲又停了;他出來,見「夏美」打扮得很漂亮去應約,但他卻不理。

  「夏美」取回毛衣後,「成瀨」想走,但她卻相邀看電影。之後,兩人去打棒球,她心情轉好。

  「悟」和「園子」在高級餐廳內喝酒(圖15),「悟」希望和她有進一步發展,但她又急急走了,「悟 」失望。

  晚上,「力」父「正」來了(圖16),因為「力」母親右半身因中風而不能活動了,希望「力」回去。

  夜深,「成瀨」提意回去,「夏美」不願,並向他說自己和男友相處十分不悅(圖17)

  早上,「正」要走,在公寓前見到「夏美」,折返。「夏美」見「力」在客廳,以為他在等自己,連忙道 歉,他否認,只是父親曾來過,他說討厭「正」,更認為「正」無出息,「正」剛巧在門口聽到(圖18)

  「宏子」來到公司找「悅郎」(圖19),但他有心逃避。之後,他來到自行車店(老闆是他的第一個客 人兼父母般的「唐木」夫婦),見到陌生人向「唐木」催帳(圖20),他擔心,但「唐木」反安慰他。

  「悟」到俱樂部,向其他人問起「園子」,才知她已結婚。於是「悟」到屋村找她,她正陪女兒玩,「悟 」避而不見,將搥年糕大會邀請信交給她女兒(圖21)

  「島野」被解雇,回公司收拾東西(圖22),勸「成瀨」不要步他的後塵。

  「夏美」對「力」說再不能跟他一起,但他不在乎,「夏美」心傷。

  「木下」曾給「高弘」一些錢,「絹代」將錢還給他(圖23),問他為何當醫生,他答因父親是醫生, 而且又賺錢,結果,「絹代」給他一個耳光,並說他沒有資格當醫生。

  「木下」來到「成瀨」家吃火鍋(圖24),「成瀨」對他們說自己要努力跑,為公司爭取榮譽,「彌子 」卻說「成瀨」是為公司而跑,「成瀨」呆住。

  「夏美」突然致電相約「成瀨」出來(圖25),她對「成瀨」說自己要離開男友,「成瀨」安慰她,並 邀請去搥年糕大會,她應允。

  搥年糕大會開始,大家聚集在神社(圖26),「木下」要晚點來,「悅郎」突然提醒「成瀨」,原來他 還未通知「力」。

  「夏美」正收拾行李預備搬離,突然「力」手提響,由於他上街去,所以「夏美」幫他接,耳邊傳來「成 瀨」的聲音,「夏美」嚇了一跳;他回來,「夏美」教訓他做事不認真,他挽留「夏美」,但已沒用。

  「唐木」夫婦先回家,三人去CALEN,之後「木下」也來到,說「力」也會來,「悅郎」開心不已。

  「唐木」去了「宏子」家,跪地求「宏子」父母答應婚事(圖27),「宏子」看後,十分感動。

  後來,「力」也來到CALEN(圖28),脫下外套,露出「夏美」送給他作為聖誕禮物的毛衣,「成 瀨」呆住;之後,兩人吵架,並打起來,「悅郎」調停,最後,五人不歡而散。

  「木下」請「悅郎」去吃拉麵(圖29),「木下」對他說不能再那麼天真,並勸他面對現實。

  「成瀨」和「夏美」在咖啡廳會面,他勸「夏美」早日離開男朋友,並邀「夏美」往自己家去。

  當「悅郎」知道「唐木」夫婦曾去跪地,非常生氣,說和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們聽後心酸。「悅郎」 細想後,覺得自己不對,於是重新振作,並為他們爭取借貸,讓他們覺得自己也有用。

  「園子」在俱樂部正收拾東西,她對「悟」說出一切(圖30),「悟」也想跟她坦白,但又說不出口。

  去到「成瀨」家,「夏美」對他說之前並不知他和「力」的關係,但他說自己和「力」已不是朋友,從今 起,自己會為「夏美」而跑。

  「力」去找「悅郎」(圖31),因為他辭去了工作,沒有錢,所以希望「悅郎」請他吃飯,但「悅郎」 有事要做,且教訓「力」要努力工作。

  自行車店裡,「唐木」夫婦想起「悅郎」對他們說的話,不禁悲從中來(圖32)

  「悅郎」來到自行車店門外,但又趕去見「宏子」(圖33),為「唐木」夫婦突然造訪而道歉,並說新 年後一定親自去求婚,「宏子」感動。

  之後,笑容滿面的「悅郎」拿著貸款再到自行車店,內裡十分寂靜,他發現有一封信(圖34),看完後 ,再入房,嚇然看見...,他致電約「成瀨」見面,但「成瀨」推說自己有事,沒有理會他。

  「成瀨」希望「夏美」留下(圖35),但她拒絕,而且她不想「成瀨」為她跑,她覺得「成瀨」對她這 樣是因為「力」,況且她並未能忘記「力」,「成瀨」心傷。

  「悅郎」三度回到自行車店時,警察已來到了,他很不開心,突然騎著自行車飛馳,來到馬路,電單車高 速駛來,將他撞倒(圖36)

  四人接到消息之後,來到醫院,但最後,「悅郎」也回天乏術。四人傷心地守著他(圖37),「成瀨」 終忍不住哭起來,對自己沒有跟他會面十分後悔。

  假期完結,「成瀨」該要練習,但他卻只看著「悅郎」寄來的明信片發呆,從鄉中回來的「彌子」鼓勵他 (圖38),他不理,只想著他該為誰跑。

  「夏美」到「力」家收拾東西,她希望「力」勸「成瀨」練習,「力」挽留她(圖39),但她拒絕,並 說「力」只是因為想勝過「成瀨」才留下自己。

  突然「正」來,他將一個鍋子墊送給「力」(圖40),那是「力」母用左手做的,之後,他便離開。「 力」見到「悅郎」的明信片,便追出找「正」,向他道謝,並說遲些會回去,但他已不再希望「力」回靜岡。

  大家聚集在CALEN,「宏子」也在(圖41),她將「悅郎」最珍惜的高中跑馬拉松鞋帶來,希望四 人在鞋上簽名,然後奉在「悅郎」身旁,當四人一邊簽名,她一邊將「悅郎」對四人的印象告訴大家,這番話 帶給四人啟示。

  之後,四人去放煙火(圖42),「力」對他們說去找「悅郎」被罵之事,「力」最後看到一個奮發向上 的「悅郎」,相反「悅郎」只看到一個沒出息的自己,勾起各人對「悅郎」的印象。

  「木下」來到療養中心,將那張高中獲金牌的照片給「高弘」看(圖43),並買了一雙鞋送給他,希望 他快些康復和自己一起跑,他開心不已,「絹代」看到,對「木下」另眼相看。

  「悟」再次來到屋村,賣烤番薯的男人正用擴音器叫買,他借用(圖44),對「園子」說出真相,且說 家庭主婦很偉大,在場人仕鼓掌,男人更送了兩隻番薯給他,「園子」下來,他將半隻番薯送給「園子」。

  「力」來運動場找「成瀨」(圖45),希望他照顧「夏美」,對他說自己要回靜岡老家幫父母忙,並鼓 勵他,他重新振作,「力」更將一橘子送給他,祝他新年快樂。

  「力」走出運動場,遇到「夏美」(圖46),「夏美」高興他挽留自己,他也多謝「夏美」改變自己。

  最後,「木下」和變得更美麗的「絹代」關係轉好,穿著那對鞋的「高弘」也變得更有鬥志(圖47)。 「悟」畢業了,這時正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圖48)。「力」在靜岡努力種橘子,父母開心不已(圖49)。 「成瀨」的比賽也開始了(圖50),「彌子」在場鼓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