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Beautiful Life

Photo Gallery & Story (Chinese Big 5)

Chapter 1 (16 January 2000)

  駕駛汽車的「町田杏子」突然伸手出車外,令騎電單車的「沖島柊二」(圖1)差點兒撞車,他很生氣, 最後兩人平排駛入圖書館停車場,「杏子」要求「柊二」開走電單車,讓她出來,這時,「柊二」才知她是傷 殘(圖2)
  「杏子」是圖書管理員,而髮型師「柊二」則來借書,但他想借的書是禁止外借的,本來「田村佐千繪」 想讓他借出去(圖3),但「杏子」卻不肯讓步,所以他只好走了。
  「美山耕三」來到圖書館希望與「杏子」約會,卻被她拒絕(圖4),剛好「柊二」看到,「柊二」覺得 她很無情,她反挑剔「柊二」白天都無所事事,「柊二」即說她似砂鼠(圖5),意思是說話多多,但自卑心 重的她卻對「柊二」留下好感,因為「柊二」用平等的態度對她。
  店長告訴「柊二」,雜誌社將會從他和「川村悟」兩人中選出一款髮型刊登出來,於是他便四出尋找模特 兒,最後,他選了「杏子」,本來「杏子」猶豫不決,但最後也應允了。「柊二」問「杏子」想怎樣剪,但她 卻讓「柊二」自由發揮,完成後(圖6),她很滿意,也應允給雜誌社影相,但卻未知最後會登那一個設計。
  之後,「柊二」和「杏子」去吃飯,但很多餐廳也不肯讓輪椅進入,「柊二」想揹她入去(圖7),但卻 被拒絕,最後兩人只好去路邊攤檔吃拉麵(圖8)。臨別前,兩人相約如刊出照片,便會一起慶祝。
  結果,照片真的刊出了,但卻以「坐輪椅的我也能享受超人氣造型師的服務」為標題(圖9),「杏子」 誤會「柊二」以她來大造宣傳,圖書館的同事也在背後說這件事,令她更生氣,「柊二」知道後,想去圖書館 向她解釋,但她已一早走了。之後,「柊二」致電給「杏子」,「柊二」說找她只是因為找不到模特兒,加上 覺得她是適合人選而已,「柊二」並且相約她去那次的路邊攤檔,她沒有答應,但「柊二」繼續在等她,她因 為失眠而去了約會的地點,結果兩人和好如初(圖10)


Chapter 2 (23 January 2000)

  「HotLip」每月升遷發表會上,店長宣佈升「柊二」的前女友「小澤真弓」為高級髮型師,並告訴 「柊二」能夠設計代表「HotLip」的新髮型,才會被升級。
  一天中午,「杏子」在圖書館飯堂遇見「柊二」(圖1),但兩人又吵起來,「佐千繪」說出「杏子」脾 氣差,是因為見不到他來。「柊二」在圖書館設計新髮型,「杏子」見到設計後,稱讚他。
  雜誌社致電髮廊,想找「柊二」做訪問,但「悟」卻私自替他拒絕了(圖2)
  下班後,「真弓」和「柊二」在店內聊天(圖3),「真弓」對他常去圖書館很妒忌,之後,又勸他要討 好店長,但他責「真弓」不要與店長在店內那麼親熱,以免被誤會以此換來躍升機會,突然,「真弓」看見他 的設計,覺得模特兒的樣子全是他的舊情人「中島臬月」(圖4)
  「杏子」帶「佐千繪」回家聊天(圖5),之後,她送「佐千繪」到車站,途中,「佐千繪」勸她不要放 棄「柊二」那麼好的男孩子,但她卻說以前曾試過和正常男孩交往,可惜最後也被厭棄,所以已沒有信心了。
  「美山」來圖書館向「杏子」示愛(圖6),「杏子」拒絕了他,剛好給「柊二」看見了這個情形,便笑 了起來,而被「杏子」責備,突然,「柊二」遇見了自己的母親(圖7);「杏子」想將「柊二」遺留了的新 設計還給他,無意中知道他原來是沖島醫院院長的長子,由於考不上醫科而轉行,母親來找他,只是希望他不 要再上雜誌而令家中蒙羞,他聽後很生氣,還未取回「杏子」手中的設計便走了。
  「杏子」和「佐千繪」在路邊攤吃拉麵,突然遇見「柊二」,「佐千繪」為了不阻礙他們,便先走了,當 「杏子」吃完後,也走了,後來被「柊二」趕上,「柊二」便推著她去停車場,兩人在一鞋店前停下,她表示 自己很喜歡櫥窗中那雙紅鞋(圖8),可惜沒勇氣去買。「柊二」問她的夢想,她說只希望與愛人並肩同行, 而不是被推著走,「柊二」為她這無法實現的願望而難過。
  「柊二」在大廈前遇見「真弓」,「真弓」不理他的冷言對待,走進了他的家中留宿。
  翌日,「佐千繪」對「杏子」說設計可能對「柊二」很重要,而吩咐她帶回給「柊二」;到髮廊後,由於 「柊二」不在,所以她便托「悟」交給「柊二」(圖9),當「悟」用相機拍下設計後,又叫她親自送去「柊 二」的家,於是她依「佐千繪」的提示帶同飯盒一同去找「柊二」,可惜,卻在大廈前見到「真弓」和「柊二 」一同出來,她想走,卻跌下了飯盒(圖10),給「柊二」看見...


Chapter 3 (30 January 2000)

  「柊二」見到兩個飯盒,知道「杏子」想自己一起吃,但她說只是送回設計,跟著便急忙離去,「柊二」 覺得很內疚(圖1)
  「美山」到圖書館找「杏子」(圖2),邀她參加義工們策劃的美國西岸旅行團;「佐千繪」問她和「柊 二」的感情如何,但她說會退出。
  「柊二」和助手「岡部巧」在休息室討論新設計(圖3),他表示會用Airy Shaggy為名字, 突然「真弓」走進來告訴他,「悟」已盜用了他的設計,並正對雜誌發表(圖4),連他所選的名字也一起使 用,令他很失望。「真弓」到圖書館找「杏子」(圖5),斥責她,她因此感不安。
  下班後,「杏子」要求「佐千繪」陪她向「柊二」道歉(圖6),「柊二」不忍責備她,便轉換話題,卻 反令她為「真弓」在「柊二」家留宿而生氣,並和「佐千繪」立刻離開。「佐千繪」看出她因喜歡「柊二」而 心生妒忌,但她卻不肯認,可惜淚水已湧出來了。
  早上,「真弓」回到髮廊見「柊二」為了新設計而徹夜留在此,更倦得睡在沙發上(圖7),可惜依然沒 有靈感,他醒後便出外走走,剛好「杏子」的車子經過,見到他的倦容,便不忍再責怪他。
  「杏子」為表歉意,和「佐千繪」去書店找髮型的書藉,在路上拍下好的髮型,回家後又把電影中的髮型 剪輯出來,希望可以幫「柊二」;突然,她的兄長「町田正夫」帶同相親的照片走進來(圖8),「佐千繪」 很妒忌,她便立刻看出「佐千繪」喜歡「正夫」。
  「柊二」在髮廊內繼續找靈感,「真弓」陪伴在側,突然,店長致電要「真弓」去陪伴,而「杏子」也來 到把和「佐千繪」一起收集的資料交給他(圖9),但卻被「真弓」辱罵,他便給「真弓」一記耳光,並責「 真弓」以身體換工作,「真弓」難過地跑了出去,他經過「杏子」的勸喻後跑去向「真弓」道歉,並說要和「 真弓」決絕地分手,「杏子」想帶同資料一起離開,被「巧」叫住放下資料。
  翌日,「佐千繪」走去偷看夫相睇,覺得很不是味兒。
  晚上,「柊二」到圖書館找「杏子」去慶祝,因為他在那些資料幫助下,已完成新設計;兩人在一酒吧內 吃飯,由於他中途睡著了,加上「杏子」把車子停在禁止泊車的地方,所以車子便被拖走了,兩人只走乘的士 回家,中途,「杏子」想去洗手間,由於甚少傷殘人仕專用的洗手間,所以他便帶「杏子」回家,無意中,「 杏子」在他的家中發現那隻紅鞋,於是他便向「杏子」表白,就此,兩人便擁抱接吻(圖10)


Chapter 4 (6 February 2000)

  「柊二」終於通過了考驗(圖1),獲升為高級髮型師,他高興地去圖書館找「杏子」想和她分享,可惜 「杏子」去了美國,他失望地離去。
  「正夫」收到「杏子」的明信片(圖2),卻依然非常擔心她,突然,他收到上次相親的答應交往,令他 開心不已。
  「柊二」到圖書館,可惜「杏子」還未回來,納悶的「佐千繪」問起他和「杏子」之間的事,但他不肯說 ,「佐千繪」不忿的對他說「杏子」是喜歡他才避開他,令他十分疑惑,另外,他亦擔心「杏子」不會回來。
  「佐千繪」為了「正夫」刻意打扮(圖3),結果令「正夫」眼前一亮,令她覺得就算花了全部冬季花紅 也值得,可惜當她知道「正夫」這次相親成功後,便很失望。
  「杏子」精心包裝從旅行買回來的願望環(圖4),和上次「柊二」送她回家時所借給她的外套。本來, 「杏子」想親自送給「柊二」,但卻在髮廊門外見到「真弓」而折回。
  「杏子」邀「佐千繪」回家吃火鍋,當「佐千繪」到達後,無意中聽到因為「杏子」而令「正夫」的相親 告吹了(圖5),「正夫」請她切勿告訴「杏子」,她答應並為這事非常難過,令「正夫」手忙腳亂的不知如 何開解她(圖6)
  「正夫」想向「杏子」查問「佐千繪」的心意,當「杏子」還未明白「正夫」的意思時,突然,她接到來 電,知道因為自己而令「正夫」的相親告吹,非常難過,並決定收起對「柊二」的感情。
  一天,「柊二」收到「杏子」寄來的包裹,原來是那件外套,由於掛念「杏子」而去圖書館找她,剛好, 「美山」來到將旅行時的照片送回(圖7),「柊二」問「杏子」是否和「美山」一起去旅行,「杏子」不忍 騙他便老實說出來;當他告訴「杏子」自己已升級(圖8),但「杏子」態度冷淡,另外「杏子」又沒有將去 美國的事告訴自己,再加上「杏子」用速遞送回外套,令他甚為不滿,「杏子」卻請他不要以為自己是其男朋 友,他生氣地離開。
  「正夫」致電「佐千繪」,告訴她「杏子」已經知道相親告吹的原因,於是她便追出去找「柊二」解釋「 杏子」態度轉變的原因。
  翌日,「柊二」相約「杏子」去遊車河,並在她家附近的公園會面,由於十分掂念「柊二」,所以她便帶 同願望環去赴會;途中,「杏子」的輪椅被裂隙卡住了(圖9),於是急忙找人幫忙,結果,本來想走的「柊 二」,終於等到她來了,最後兩人和好如初,並交換了手電號碼(圖10)


Chapter 5 (13 February 2000)

  「柊二」和「杏子」在咖啡廳約會(圖1),但不一會兒,「柊二」又要離開,她困惑不知怎樣離開;當 「柊二」回髮廊途中,才想起她上落會有困難而折返回去,但她已在店員幫忙下離開了。
  「正夫」知「佐千繪」會來家裡,便緊張得跑到外面,「杏子」為兩人的開始而高興,但又埋怨「柊二」 不致電給她,當「佐千繪」離開時,剛好遇見了「正夫」,「杏子」便請「正夫」送「佐千繪」到車站;途中 ,「佐千繪」大膽地向「正夫」示愛(圖2),兩人感情增進不少。
  當「杏子」正期待下班後和「柊二」的約會,「柊二」突然致電取消約會,令「杏子」失望不已。
  「杏子」和「柊二」相約在咖啡廳見面,但「柊二」未能準時赴會而吩咐「巧」先來陪伴(圖3),兩人 等了大約九十分鐘,「柊二」才趕來,「巧」先離開,剩下兩人去看電影;其間,「柊二」因疲倦而睡著了, 令「杏子」很不開心。晚飯時,她又覺得被人歧視,但「柊二」卻不以為意。飯後,外面下著大雨,「柊二」 先去取車,但當兩人安頓好後,「柊二」已濕透,她埋怨自己為何不能兩人浪漫地一同去取車。在車廂內,大 明星致電「柊二」問其意見,她有感兩人距離越來越遠而自卑,最後兩人又吵起來不歡而散(圖4)
  「美山」帶「杏子」的朋友,傷殘人仕「哲」,探望她(圖5),她十分開心,並羨慕「哲」能貢獻社會 。這時,「柊二」拿著一本介紹自己的雜誌來圖書館找她,但不想阻礙她們聊天,而將雜誌留下給「佐千繪」 ;當「杏子」看到雜誌後(圖6),便感到自己和「柊二」有距離。
  店長想舉辦一場髮型表演,惹來「柊二」大為不滿,最後只有他反對而順利通過(圖7);「真弓」勸他 不要離群,但他不領情。
  「柊二」和「杏子」為沒有收到對方來電而失望。
  一天,「杏子」遇上「巧」,「巧」邀她參加「HotLip」的髮型表演(圖8),「杏子」猶豫著。
  表演當天,「佐千繪」推遲了與夫的約會,陪「杏子」去現場為「柊二」打氣;場中,「悟」突然提意他 和「柊二」為對方互選一位現場觀眾表演示範,「柊二」無奈接受(圖9),並為「悟」隨意挑選一位少女, 正當不安的「杏子」想離開時,被「悟」選中為「柊二」的模特兒,令「杏子」不知如何是好(圖10)


Chapter 6 (20 February 2000)

  「HotLip」髮型表演上,「悟」強迫「杏子」做模特兒,她嚷著要離去,在這糾纏中,她差點從台 上跌下,幸好「柊二」及時救了她(圖1),但卻令「柊二」受傷了,她擔心「柊二」,可惜卻不能幫上忙。
  「真弓」送「柊二」回家後,細心地照顧他的起居飲食(圖2)
  「杏子」擔心「柊二」,在髮廊前徘徊,「真弓」出來趕走她(圖3),並要她找一個更適合的人交往。 同時,「柊二」到圖書館找她,遇到「美山」(圖4),「美山」知道他受傷的事後便責備他不曾了解過「杏 子」,的確,「柊二」在受傷之後,才開始體會「杏子」的感受。
  「正夫」和「佐千繪」在高級餐廳約會,守舊又冒失的「正夫」令約會出現不少尷尬場面(圖5);另外 ,「正夫」希望「佐千繪」以自己為結婚的對象來和他交往,「佐千繪」開心不已。
  「悟」為上次的意外向「杏子」道歉(圖6),說出要她當模特兒是因為要為難「柊二」和再次欣賞「柊 二」為她理髮的精湛技術。
  「柊二」和「悟」被罰清潔店舖(圖7),「悟」說他已能獨當一面,他正動搖著。
  「安迪斯」髮廊的社長秘書「平澤」約「柊二」在咖啡廳見面(圖8),以高薪邀他加盟,突然,他見到 「杏子」和「哲」在隔鄰聊天,當「杏子」去洗手間時,他前去質問「杏子」為何不致電慰問,但卻遭「杏子 」誤會他和「平澤」,於是他告訴「平澤」會考慮後便離去了。
  之後,「哲」帶「杏子」參觀自己的工作(圖9),並邀她一起去德國,雖然「杏子」只喜歡「柊二」, 但想起「真弓」的說話便猶豫起來。
  「杏子」告訴「佐千繪」,「哲」邀她往德國之事,但「佐千繪」卻勸她不要答應「哲」。
  「柊二」回家後,發現初戀情人「臬月」的電話錄音,他即時呆住了。
  「巧」和「佐千繪」為了令「柊二」和「杏子」復合,便約他們到遊樂場,兩人於是一起去玩;初時,「 杏子」只玩一些較慢的機動遊戲,但後來,她嚷著要玩旋轉器,不久,她臉色蒼白,「柊二」便急忙送她到醫 護室檢查,不過,醫生說她只是貧血;「柊二」看出她是要自己知難而退,但卻嚇得「柊二」不知所惜,兩人 後來冰釋前嫌(圖10)
  兩人之後一起到「柊二」的家做飯,突然「臬月」再次致電,「柊二」為免「杏子」多疑,只說是普通朋 友,後來,由於沒有牛奶,「柊二」出外購買時遇見「臬月」...


Chapter 7 (27 February 2000)

  「柊二」陪「臬月」到車站候車(圖1),「臬月」因結了婚而沒有再做醫生,現正在畫室工作,他邀「 臬月」到「HotLip」為其理髮,臨別前,他問「臬月」找他何事,但「臬月」只說是小事,他懷疑。
  回家後,「柊二」依然為此煩惱,要「杏子」陪他喝酒,最後,兩人醉倒,直至天亮,「杏子」才回家; 由於怕被「正夫」責備而撒謊,母親看穿她說謊並吩咐她邀「柊二」回家(圖2)
  「巧」接受正式髮型師的考驗,他於指定時間完成,店長便決定將他升級,但「柊二」認為他未有資格。
  「柊二」被邀到「杏子」家中拜訪(圖3),「杏子」父母覺得他們合襯極了,但「正夫」卻大力反對, 當他們離開後,父母對「正夫」說不要阻止他們交往,但「正夫」不理。
  和「悟」聊天時(圖4),「柊二」才知店長有意開分店,才急於升級「巧」,突然「平澤」來到,但「 柊二」說仍未考慮完,剛好「巧」聽到這事。
  回家後,「柊二」致電「臬月」問她有何難題,但突然她丈夫回來,所以只好掛斷了。翌日,「臬月」來 到「HotLip」找「柊二」(圖5),可惜他沒有時間,著「臬月」明天再來。
  「杏子」正式拒絕「哲」的邀請,之後,她到髮廊找「柊二」,可惜卻見到剛剛幫完「臬月」理髮的「柊 二」用電單車送「臬月」回家(圖6),她失望不已。
  「臬月」和「柊二」到海邊聊天(圖7),她對「柊二」說將要離婚,然後再做回醫生,她找「柊二」是 向其學習放棄醫生踏上髮型師之途的勇氣。
  「杏子」為看見「柊二」和「臬月」一起的事而失落;另一方面,「正夫」和「佐千繪」為「杏子」和「 柊二」交往的事而吵架(圖8)
  晚上下大雨,「柊二」買了一把傘送給「臬月」,「臬月」怕不捨得而說不會再見了。
  「柊二」回到「HotLip」後,又繼續為「巧」升上髮型師之事和店長吵架,突然,「正夫」找「柊 二」(圖9),說他不能照顧「杏子」而要求他離開「杏子」。之後,「巧」問他為何阻止自己做髮型師,並 說已有其他髮廊拉攏,他懶得回答「巧」。
  店門外,「柊二」接到「杏子」的來電,問他和「臬月」之間的事,他回答只是同事而已,但「杏子」為 不能坐上他的電單車而難過,為免又吵起來,他說回家後再致電給「杏子」。
  在家中附近,「柊二」遇見送回傘來的「臬月」,她坦白說被趕出來無家可歸,「柊二」看見可憐的她而 擁她入懷(圖10)...


Chapter 8 (5 March 2000)

  「臬月」離開「柊二」的家前(圖1),「柊二」告訴「臬月」如沒有地方住可以來他家,並會以禮對待 ,但「臬月」說他可以對自己不規矩,令他十分不好意思。
  「杏子」到「HotLip」找「柊二」,卻在門外遇上「巧」(圖2),在追問下,「巧」將「臬月」 的工作地點告知她。
  「柊二」正式拒絕「平澤」的邀請,「平澤」警告他「HotLip」大難將至。
  「杏子」去偷看「臬月」,卻被「臬月」發現她,嚇得她跌在路上(圖3),陪她一起來的「佐千繪」便 和「臬月」送她到醫院,「柊二」知道後便趕來,卻被「正夫」阻擋著(圖4),「杏子」亦不理他,吩咐「 佐千繪」開車離去,他失望極了。
  回家後,「正夫」提議「杏子」去親戚家暫住,她只說會考慮。
  翌日,「美山」知道「杏子」受傷了前去慰問(圖5),並鼓勵她不要認輸。
  「柊二」來到「杏子」家找她,可惜她已去了親戚家,「正夫」將「柊二」送給她的紅鞋還給「柊二」, 「柊二」離去;「杏子」母親追出去找他(圖6),將愛女現時的住址告訴他,且將「杏子」患有絕症的事對 他坦白,「杏子」的病復發機會是四十三分之十三,病情復發會令「杏子」死亡。
  「臬月」找「柊二」,告訴他自己將會去大阪當醫生(圖7),並問他可否復合,他拒絕了「臬月」。
  「柊二」去「杏子」親戚家找她(圖8),「柊二」說心中最愛她,「柊二」想帶她回去,可惜「柊二」 未有資格,她動搖著。
  「巧」在街道上四處找模特兒,但當聽到是「HotLip」,就只肯當「柊二」和「悟」的模特兒,他 失望;突然,「平澤」來到邀他加盟(圖9),但條件是要他偷取客人名單。
  「杏子」回家後,知道「正夫」將紅鞋還給了「柊二」,表現得不在乎,因為她正想和「柊二」分手。
  「杏子」向「柊二」提出分手,但「柊二」表示已知道她的病,並已考慮過和她一起所帶來的麻煩,得出 的結果是永不放棄她,她十分感動;之後,她穿起那雙紅鞋和「柊二」一起去散步(圖10)


Chapter 9 (12 March 2000)

  「柊二」和「杏子」一起去郊遊,他們去到湖邊,可以遠眺富士山的雪景(圖1),突然,「柊二」將家 中鑰匙交給她,確認二人關係,令她開心不已。
  「正夫」在家裡寫著跟「佐千繪」一起的計劃書(圖2),剛好被「杏子」看見,取笑他不合事宜。「杏 子」在房裡吃藥,被「正夫」知道她的藥量增加了,擔心不已,但她卻安慰「正夫」。
  看完電影後,「正夫」送「佐千繪」回家(圖3),「佐千繪」暗示「正夫」可以在她家過家,「正夫」 緊張又興奮。
  「杏子」和「佐千繪」互相炫耀男朋友所送的禮物(圖4)(圖5),二人都為對方的交往順利而高興; 另一方面,「正夫」接到「杏子」主診醫生的電話,約他見面...
  「巧」回到「HotLip」偷客人名單,被「柊二」和「悟」發現(圖6),「巧」說出實情,「柊二 」責他不用實力去達成夢想,「悟」著他先回家,說不是人人也像「柊二」般有天份,努力又不一定成功。
  在家中,「杏子」準備晚飯等「柊二」回來(圖7),「柊二」向她說出「巧」的事,突然,二人談及夢 想開一間親力親為的小髮廊(圖8),「柊二」更希望搬到一間較大的房子和她一起住。
  「正夫」到醫院,醫生說「杏子」的病情可能已惡化了,但要再一次替「杏子」檢查,才可以確認。
  回到家後,「正夫」向父母說出這事,並決定由自己告訴「杏子」;「杏子」知道後,表現得不在乎,並 說已有心理準備,但當「正夫」離去後,她駕車出去,「正夫」怕她有事,致電「柊二」;「柊二」請「巧」 在家門前守候她(圖9),自己去湖邊找她。
  果然,「杏子」到了湖邊自殺,當她聽到「柊二」的聲音,就回應「柊二」;「柊二」找到她後便抱著她 (圖10),說如果她死了,自己也會跟隨。


Chapter 10 (19 March 2000)

  「柊二」因想著「杏子」,不小心剪到客人的耳朵,餘下的工作交由「悟」解決,他則在休息室發呆。
  「佐千繪」將懷孕的消息告知「正夫」(圖1),「正夫」要求將婚事延期,全不知情的她以為「正夫」 不想跟她結婚;之後,她將此事轉告「杏子」(圖2),「杏子」為「正夫」辯護而告訴她自己的病情,她為 「杏子」擔心。
  「柊二」和「杏子」遊樂場坐摩天倫(圖3),二人開心不已;吃飯時,「柊二」叮囑「杏子」將檢查的 結果告知他,「杏子」答應。
  「杏子」回家後,取出小孩子手套和毛公仔送給「正夫」(圖4),「正夫」明白她已知道「佐千繪」懷 孕而臉紅,並拜托她要守秘密,但她反說父母沒有那麼守舊。
  「巧」來「柊二」家慰問他(圖5),並告訴他會做回助手直至得到大家的認同,他贊成「巧」的決定。
  「柊二」睡不著致電「杏子」,「杏子」說會永遠掛著他,並會珍惜那條可以開啟他心房的鑰匙,他明白 「杏子」的病情並不樂觀。
  「柊二」回到「HotLip」,才知髮廊已破產,他終於明白「平澤」的警告。
  「正夫」和「佐千繪」去神舍為「杏子」祈福(圖6),他突然取出母子平安符給「佐千繪」,「佐千繪 」驅走心中疑慮。
  「柊二」回「HotLip」準備寄給結業通知信(圖7),突然遇見「巧」,「巧」說各人均忙著找新 工作,只有「柊二」沒有心情去想。
  「柊二」到「杏子」家中拜訪,他求「正夫」承認他和「杏子」的交往,並說不理如何也會守在「杏子」 身邊,突然,「杏子」回來,知道他來了開心不已,父母也熱情款待他,「正夫」見到家人對他那麼好,醋意 大生;飯後,「正夫」送他回去,「正夫」繼續問他會不會因為「杏子」的日子不多,不用負責任,而且之後 還可以和其他女孩子交往,他生氣極了,「正夫」也認為自己過份了;兩人到了海邊,當「正夫」憶起以前那 個會走會跑的「杏子」,便不禁悲從中來(圖8)
  「柊二」和「正夫」在診療室門外等候,檢查後,「杏子」平靜地說出病情已經惡化了,並要即時入院, 「柊二」和「正夫」難過不已。
  「柊二」陪「杏子」去散步(圖9),她說是因為遇上「柊二」,才會害怕死亡,「正夫」聽後心酸。
  晚上,獨個兒在醫院的「杏子」,睡不著而穿回便衣去「柊二」家裡過夜(圖10)


Chapter 11 - The End (26 March 2000)

  「柊二」和「杏子」在家中吃早點(圖1),為免她擔心,「柊二」並未將「HotLip」結業的消息 告知她,只說交待好一切,就會有長假期,令她開心不已。
  「杏子」回到醫院後,請母親帶來唇膏,練習一個美麗的臉龐待「柊二」明天來,母親看著她無可奈何。
  「HotLip」內,「悟」問「柊二」有何打算,他表示現在只想好好陪伴「杏子」。
  「杏子」托「柊二」對「正夫」和「佐千繪」說想為他們開一個小型婚禮(圖2),他們為了「杏子」而 答應了。當天,六人就開開心心地在家中慶祝(圖3);之後,「杏子」母親邀「柊二」留下過夜,讓「柊二 」和「杏子」可以多點見面;在「杏子」房中(圖4),她說慶幸能遇上「柊二」。
  早上,「柊二」回家,「悟」在等他(圖5),「悟」告訴他現在工作的髮廊正招募髮型師,但他卻拒絕 了並趕「悟」走。
  「正夫」帶來了旅遊目錄給「杏子」,但她表示只想過回以前的平常日子,於是「正夫」替她辦出院手續 ,並租了一間房子讓她和「柊二」一起住。「柊二」和「杏子」過著悠閒的日子,突然,「正夫」帶來了一頭 小狗(圖6),令「杏子」開心極了。
  一天,「悟」來探望「杏子」,她才知「HotLip」已結業;「柊二」在「HotLip」前經過, 遇見「巧」,「巧」勸他要為了「杏子」而努力;回去後,「柊二」為小狗起了一間屋,「杏子」說「悟」來 過,並留下一份春季髮型發表會的申請書,「柊二」表示現在沒有心情,但她勸「柊二」要為了二人的夢想而 努力,而且她很想看「柊二」的表現,「柊二」只好答應了。
  每天,當「柊二」上班的時候,「杏子」就在家裡做家務和打理小狗,一天,「杏子」又倒下了。
  「佐千繪」到醫院探望「杏子」時,無意中被她發現「杏子」編織的小手襪(圖7),她感動極了。
  「杏子」在病房中,整理著和「柊二」一起的照片,待她死後好讓「柊二」有一個回憶。「柊二」下班回 來探望她,為了增加相處時間,「柊二」就睡在「杏子」病床邊的被褥上(圖8),「杏子」吩咐「柊二」要 連替自己那一份也活下去,「柊二」答應了。
  發表會當天,「柊二」提醒「杏子」六時便舉行,出發前,「杏子」再度昏倒了,醒後,她央求「正夫」 和「佐千繪」帶她去會場,為了完成她的夢想,「正夫」無奈答應了。會場內,「柊二」高興見到「杏子」來 (圖9),見到發表會如此成功(圖10),「杏子」終於不支倒下了。救護車內,「柊二」和「杏子」終於 永別了(圖11)
  喪禮在「杏子」家中舉行(圖12),「柊二」請求替她化妝(前:圖13)(後:圖14),母親將紅 鞋放在她身邊(圖15),讓她在天國穿著來走路,「柊二」終忍不住留下淚來(圖16)。火化完畢後,「 柊二」請求「正夫」讓他照顧那頭小狗(圖17)
  多年後,「柊二」和「杏子」生前夢想的小髮廊在海邊坐落著(圖18)(圖19)(圖20)(圖21 ),剛滑浪完回來的「柊二」(圖22)見到一小女孩帶來了一幅偶像的剪報,請「柊二」替她理一樣的髮型 (圖23),設計好後,她高興地離開(圖24)


Click here to Beautiful Life Main Page